大洋新聞 時間: 2014-06-26來源: 信息時報機器人Kodomoroid在像模像樣地播報新聞。 機器人“Otonaroid”在做自我介紹時,表現得很怯場,稱自己很“緊張”。 日本真人主播Nakata(左)與機器人主播Kodomoroid在一起。 Kodomoroid說製造她的科學家“更像機器人了”。 石黑浩做了一個像自己的機器人,並派其到海外講課。
  日本研發的新款智能機器人日前亮相,這是全球第一款能夠播報新聞的安卓系統機器人。不但外型栩栩如生,其幽默的談吐和流利的語言表達更是“驚人”。但其逼真的人類形象也再次引起“機器人該不該像人”這個話題的討論。本版文字 之林
  日本機器人科學家、大阪大學教授石黑浩日前再次推出了他的傑作,兩個機器人女主播。這兩個機器人被放在東京的日本科學未來館與訪客互動,並現場演示了播放新聞的好戲。外表看似少女的“Kodomoroid”,向觀眾演示播報地震和美國聯邦調查局突擊行動的新聞。除了播音,她甚至還背誦了一段繞口令。兩個機器人流利的語言以及逼真的類人外貌讓在場的記者和觀眾既驚奇又有點“害怕”。
  現場“調戲”科學家
  “Kodomoroid”甚至還跟創造她的科學家開了個玩笑,她告訴機器人專家石黑浩,“你看起來愈來愈像機器人”。而且,她還挑戰似地問石黑浩,“你為什麼要創造我們呢?”石黑浩回答說,他想製作一個兒童新聞主播。
  音調完美的“Kodomoroid”身旁,站著另一個女成年機器人“Otonaroid”,當要求她自我介紹時,“Otonaroid”不僅怯場,還念錯臺詞。她向現場說聲抱歉後,表示“我有點緊張”。
  這些擬真機器人仍有些許不完美之處,例如講話時嘴唇一動也不動,要求“Otonaroid”自我介紹時,則兩度沒有反應。不過,機器人失靈時有所聞,因為她們是對環境敏感的精密機件。
  太像人讓人毛骨悚然
  這兩個機器人的皮膚都是採用硅樹脂的,還裝配了人工肌肉;科學家可以對其遙控操作。其動力來自壓縮空氣及伺服電動機。她們在與人交流時,說話時嘴唇會動,眉毛也會動,還會眨眼及左顧右盼等。石黑浩說,擁有女孩樣貌的“Kodomoroid”能發出多種不同的聲音,比如低沉男性嗓音以及音調較高的女聲等,可以隨時切換。讓她說話時,內容以文字輸入,她們即可完美地說出來。石黑浩說,這兩個機器人是用來研究人類如何與機器人互動的,但不少人說,從聲音到形體都如此逼真,兩個機器主播讓人有點毛骨悚然。
  展望
  機器人世代悄悄到來
  機器人世代的到來可能比我們想象的要“低調”得多,絕對不會像電影《終結者》那樣地動山搖的。未來的機器人外表上會十分像人,以致於我們走在大街上,都無法分辨哪個是真人,哪個是機器人。雖然現在談機器人世代還很早,可是看到主播機器人的問世,不得不說,這個領域的科學研究速度非常快。
  機器人朋友和機器人僕人的話題在科學界已經談論了很多年。不過,有科學家說,從人類大腦產生意識的數學解構模型來看,情感機器永遠不可能出現。因為計算機不能處理任何人類意識和情感所要經歷的信息集成的過程,也就是說,機器人不可能有意識和感情的能力。
  爭議
  機器該有幾分像人?
  現在,研製出像人的機器人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特別是日本和美國的科學家。不過,機器人該有幾分像人,一直是個有爭議的話題。石黑浩就是支持讓機器人像人的一派。
  對類人機器人的極度痴迷被稱為“詭異谷”綜合徵。“詭異谷”來自日本機器人學家森政弘提出的“詭異谷假說”。假說認為,在人和非人(諸如機器人)的互動中,人對非人的喜好程度與非人和人之間相像的程度並不成正比。起初,喜好程度確實會隨著相像程度提高而上升,但達到一定程度後,人對它的喜好感會急劇下降,甚至轉成厭惡。
  而美國科學家漢森則表示,他對於“詭異谷”綜合徵完全可以接受。他說,研發類人機器人給他帶來無限樂趣。漢森坦言,他對類人機器人的痴狂可能令一些科學家難以理解。因為他們擔心,機器人的外貌和人類如此相像,可能會對人類的主導地位構成挑戰,害怕自己的身份被機器人奪取。
  幫助探索“為人的意義”
  不少科學家認為,機器人不必搞得太像人,因為那樣會讓人不安。從功能上說,像個機器就行了,比如電視機、便攜式設備等。可是石黑浩說,“打造這款機器人,就是為了探索人之所以為人的意義,並讓人反思什麼是感情、什麼是覺察、什麼是思維”。
  不但如此,石黑浩還“以身作責”,製做了一個像自己的機器人,現在經常派其到海外去做科學講座。他說,“像我的機器人替我去完成那些商業旅程,節省了我不少時間和精力。”“技術的進步意味著機器人的外表和行為更像人類,這樣也會讓我們反思自己的價值。”因為看到機器人可以像人一樣講話做事,人難免會對自己的身份與定位產生反思。
  
  (原標題:機器女主播 逼真得嚇人)
創作者介紹

現代傢俱

ix39ixyn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